红色娘子军已老《大雪冬至》接档感动常伴
 
     在大雪和冬至两个节气之间,期待已久的《芳华》终于上映,打动了无数观众。坐在影院里,不时能看到抹着眼泪的男男女女。当电影结束,响起韩红唱的《绒花》:“世上有朵美丽的花,那是青春吐芳华……”许多人坐在座位上静静的聆听,不愿起身。
 
     冯小刚导演加严歌苓编剧,本身就是对影片质量的双重保障,《芳华》的广受好评是意料之中。但意料之外的是,电影院中,很多80后和90后,却同样为影片中展现的青春岁月感动落泪。冯小刚说,拍这个电影是为了怀念这段生活,这段经历,为了讴歌这些人。
 
     躁动的青春
 
     《芳华》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,以1970至1980年代为背景,讲述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军队文工团,一群正值芳华的青春少年,经历着成长中的爱情萌发与充斥着变数的人生命运故事。
     《芳华》对上世纪70年代的文工团生活做了最大程度的还原:影片中随处可见的红色标语,以及特定时代下的老胡同、理发店、城市景观、文工团大院门口、医院门口、女生宿舍、英雄报告会大厅、战后文工团练功房等,都和当时一模一样。
 
     除了场景,对于人的还原度也做到了极致:海选演员时,冯小刚声明拒绝“整容脸”,做到70年代的自然美;文工团吃饭前集合、点名、齐步走去食堂等等部队常规动作,都是冯小刚当年参军时的真实写照。
 
     邓丽君的歌声“如一双温柔手,能抚慰人内心的寂寞”,在八十年代的中国广为传唱,这在电影里得到了重视和再现。《芳华》中唱机+磁带+红色薄纱的场景中,邓丽君的歌声婉转唱起,让很多50后和60后迅速回到那个年代。
 
     《芳华》里面有这样一个镜头,女主小穗子穿着连体泳衣,跳入泳池,冯小刚俯拍全景,只有一个大幅度摆动双腿游泳的姑娘。这些大胆的镜头,就是冯小刚要冒险展现给大家他心中的最原始的青春,躁动的青春。
 
     这种“躁动”是不分年龄界限的,所以《芳华》可以同时征服50后到90后。我们被《芳华》的青春触碰,也触碰到了青春最光芒的灵魂。再美好的青春也怕命运的捉弄,《芳华》真正揪心的时刻才刚刚开始。
 
     命运的捉弄
 
     男主角刘峰,是那个年代的“活雷锋”:无私谦让、细心体贴、心地善良、任劳任怨……但是,由于一次大胆示爱,他被心爱的姑娘举报。至此,刘峰的命运发生了重要的转折:被剥夺“活雷锋”的荣誉;被调离舞台,然后投身战场;在战争中,他失去了一只手臂;退伍后,妻子还离他而去。
 
     女主角何小萍也命途多舛:她因为父亲的问题受到连累,母亲改嫁后得不到继父的关爱;在文工团里,因为爱出汗遭到战友的歧视;在转业成为战地护士后,又出生入死,经历了无数炮火砸在脚边,目睹了无数战士倒在眼前,以致精神失常……
 
     我们常常以为,当人在遭受持续而又强烈的不公境遇时,很容易走向极端——要么绝望,要么愤恨。但刘峰和何小萍却依然选择与人为善,选择用善良去理解这个世界,选择做一个好人。
 
     刘峰与何小萍,这两个命运曲折,却始终坚持善良的人,最终在一起相互扶持,共度余生。他们的生活,就像电影最后的旁白所说:“每次同学聚会,别人都是一脸沧桑抱怨着生活,而刘峰和何小萍,却显得平静温和,看起来比别人更幸福。”
 
     已逝的芳华
 
     从青春芳华,到残酷战争,再到静好岁月,再美好的芳华也挡不住岁月的冲击。刘峰和何小萍他们曾经在文工团是多么的意气风发,在舞台上是多么的光鲜亮丽。如果他们生活在现在这个社会,今年也70岁左右了,他们会是什么样子?你敢想象吗?
 
     《芳华》对于“静好岁月”以后的生活没有描述,戛然而止,这让我想起另外一部电影——《大雪冬至》。该片就像是《芳华》的延续:女主角也经历过文革,年轻的时候也是貌美如花,如今年逾古稀,子女不在身边,只能和一条流浪狗相依为命,生活在北京的四合院里。
 
     饰演魏大雪的是中国电影百花奖第一届影后祝希娟,祝希娟在1960年上映的电影《红色娘子军》担任女一号。当年英姿飒爽的红色娘子军,今年已经79岁高龄,和《大雪冬至》的角色极为吻合。祝希娟老师几乎是本色出演,震撼人心。
 
     无论是祝希娟,还是魏大雪,还是刘峰、还是何小萍,他们都是一代人,都拥有美好的芳华。无论是电影,还是现实社会,“已逝的芳华”都是必须直面的残酷。冯小刚通过《芳华》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给我们;但是,在《大雪冬至》,梦该醒了。
 
     不要沉迷过去美好的梦,追忆当年那些风华正茂的人;而应该关心“芳华已逝”的老人,我们该怎么对待他们?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dxqedu.cn/ysdt/yyjs/2018/0113/4990.html
文章标签: